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3日審訊 鄭達鴻作供完畢 彭卓棋下午開始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3日審訊 控方完成盤問鄭達鴻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一(26 日)展開第 73 日審訊。鄭達鴻第七日作供,控方指出,鄭需要公民黨支持,不論內容都要跟從黨立場。鄭稱,「我會跟隨黨,我認為係合理嘅立場」,又在法官追問下稱自己「從來都會揀最溫和嗰個立場去 adopt(採納),無講過否決一切。」

控方續指,鄭與其他案中被告串謀,得到立法會過半數控制權後,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而目的是顛覆國家政權 。鄭均稱不同意。資深大狀潘熙完成覆問後,鄭完成作供。彭卓棋下午將開始作供。

上周五審訊時,法官追問公民黨於《國安法》後更改政綱,但沒公布的原因。鄭達鴻稱黨沒透露,「不過我相信係一個公關嘅考慮」,又指黨憂慮「畀人哋嘅一個印象係佢哋縮得好勁。」鄭又供稱,前黨友李予信 2020 年 6 月 12 日參加街頭活動被邀請入警署,其後公民黨討論找李參選超區。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彭卓棋供稱大學時創業、想在大陸做生意 不會「不予區別否決預算案」
上周報道:
47人案|公民黨改政綱沒公布 鄭達鴻:相信公關上憂予人「縮得好勁」印象
47人案|第19周審訊 文字及影像報道整合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24 休庭,周二續審
16:15 彭卓棋同意 經李永財收到初選、協調會議的資料

法官李運騰問,彭卓棋有否與戴耀廷交換電話?彭稱沒有,並在追問下指,都沒有與區諾軒交換電話。

在追問下,彭指,「其實我係有區生嘅電話同埋戴耀廷嘅電話,但係先講區生先,由於區生係前南區區議員,我喺做區議會事務嗰陣時,我係經一個民主黨黨員,我補充一點因為當時區諾軒係前民主黨黨員,我問嗰位民主黨黨員,攞咗區諾軒嘅電話。跟住戴耀廷呢…佢哋開咗一個 WhatsApp group,跟住我就知道佢個電話喇。」

法官陳慶偉問,群組何時建立?彭指,是在 2020 年 6 月中至尾。盧指,應是 6 月 24 日。陳指,是問 6 月之前,是否有另一個群組建立?彭遂指沒有。

陳其後再問,彭何時取區諾軒的電話號碼,彭指相信是在 3 月之後。至於戴耀廷的電話號碼,是協調會議成立後的 WhatsApp 群組後獲得,約在 6 月中至尾。

法官李運騰問,彭出席了多少個協調會議?彭指應 3 至 4 個。李追問,在 3 至 6 月,彭與其他參選人是如何溝通?彭指,「因為李永財同埋區諾軒係比較熟悉嘅,佢哋一齊踢波,所以一般聯絡嘅工作,都係由李永財…但係有一個 message 直接 send 畀我,就係頭先嗰位被告(鄭達鴻),嗰張 screenshot 就係我。」

李問,是否約在 5 月發生?彭指,截圖看不到日期,但認為應是在協調會議的尾聲。

陳慶偉問,彭與戴沒有直接接觸?彭同意。至於彭、區只有一次訊息來往?彭指不是,有時會請教區,有關南區區議會的區務,故會致電給他。

李追問,與區有否就初選作出討論?彭稱,「無討論過,但係喺依個我唔記得係初選之前,定係佢約咗我一次食飯嘅,但係具體我唔記得幾時。」

李追問,有關初選、協調會議的資料,彭都是經李永財收到?彭同意。

16:00 彭卓棋在主問下解釋有意參選立法會原因
稱初心「希望係搞青年創業」

辯方大狀盧敏儀問,彭卓棋考慮區議會撥款時的因素。彭指會審視是否對市民有好處。彭又同意,他任職區議員期間,都是南區發展事務及規劃委員會副主席。

盧問,司馬文及其他區會同事是否知悉彭會參選初選?彭指,「我諗佢哋知」,又指司馬文有出席協調會議,但相信其他人知道。

盧其後問及初選的事宜,問彭為何會想參選?彭指,「正如頭先所講,我發覺區議會好多嘅問題呢,唔可能喺區議會解決,一定要拎上立法會先可以傾到嘅,例如我哋赤柱成日塞車….牽涉成個香港島嘅路政規劃。另一方面,我係有我個初心,我係好希望好希望好希望係搞青年創業嘅,呢個係我夢想啦,我都想可以喺立法會個層次,可以體現得到。」

盧問,彭何時認識戴耀廷?彭稱,在 2020 年 3 月協調會議之前,與李永財區議員一同見戴耀廷、區諾軒。

法官陳慶偉追問當時的討論內容。彭指,「我呢係因為我係想選立法會議員,李永財議員同我哋做區議會已經識,佢同我講話,佢哋想見potential candidate,因此我出席…」

法官陳仲衡指,他們是想面見潛在的參選人。彭稱,「所以其實直接邀請嗰個係李永財叫我去嘅,我要補充一點,李永財都係有興趣去競選立法會嘅嗰陣時,佢話不如一齊去聽下啦,我就去喇。」

陳仲衡問,彭當時同意出席,是否視自己民主派?彭稱,「都可以。」法官李運騰問,彭是否視自己為本土派?彭其後指,「我喺(2020 年)5 月、6 月嗰陣時就視自己為本土派。」

陳慶偉問,在 2020 年 3 月之前,彭不認識戴耀廷?彭同意,至於區諾軒是認識,「因為佢係南區區議會嘅前議員,但我諗佢未必完全認識我,但我識佢。」

陳慶偉追問,彭有否通知戴、區想參選?彭指,「我未表露我嗰個有意定無意嘅當時,因為我想聽下佢哋講乜。」

陳續指,因為根據區的證供,指彭對於投票機制有關注。彭指,「係因為紙張投票,因為電子投票呢,係對我有利嘅,如果我係參選嘅話..」陳追問,既然未表達有意參選,為何會問及投票機制?彭答,「嗰陣時我係未決定心志係一定要參加,因為選立法會係要好多資源。」

陳再指,但這就是另一議題。彭稱,雖然他沒有在席上表達一定參選,但「我答應去同佢哋傾,其實某種程度上係答應去出選」。

法官李運騰問,是否因為彭有出席會面,所以被邀請出席港島區協調會議?彭同意,其後稱,「係李永財議員邀請我嘅,因為我喺戴耀廷一啲會面之後,我有同李永財議員去傾,如果真係會選嘅話,其實我哋應該合作,所以我報名單,就有唔同人喇。」

陳再指,李永財沒有政治聯繫?彭指,「佢無一個政治聯繫,但係佢有一個社區組織,街工組織。」

15:40 彭卓棋供述在任南區區議員時工作

彭卓棋在提問下確認,他於 2019 年當選赤柱及石澳選區區議員,任期於 2020 年 1 月 1 日開始。其代表大狀盧敏儀其後展示彭的區選政綱。

彭稱,「赤柱同石澳區,即係我嘅選區呢,係全香港其中一個最大嘅選區嚟嘅,我哋嘅規模呢,係同好多基建有關嘅。特別有 3 點想同法庭指出,我提倡喺我嘅區議會競選政綱,係希望赤柱延長佢嘅公立醫院門診服務,同埋要起街市啦,同埋濕貨市場,同埋就係維修因為 2018 年『山竹』打爛咗石澳嘅『情人橋』嘅復修情況,依 3 樣嘢都要政府撥款先做到。」

盧指,區議會為諮詢架構,問及區議會與政府預算的關係。彭稱,「區議會的確係一個諮詢架構,但係佢其實係有撥款權嘅。簡單而言,佢有兩個撥款權,一個係地區小型工程撥款,一個叫社區參與撥款,咁呢兩個就係其實區議會係有權去撥款係點樣用嘅。」

盧其後展示彭卓棋任區議員時的文件。他解釋,「簡單嚟講,佢哋都係啲建築物爛咗,第一個即係『藍橋』,即係『情人橋』,第二個係石澳巴士站,第三個係卜公碼頭,都係我見到有個維修嘅情況提出,希望政府維修。石澳巴士站同埋依個卜公碼頭,係有即時嘅危險性嘅。」

盧問, 這些維修工程是否需要政府的撥款?彭稱需要,並指需要與政府作出商討,「係因為決定興建呢,中間涉及太多嘅程序喇,同埋據理力爭嘅過程。雖然『藍橋』、卜公碼頭同埋巴士站都喺我被捕之後搞掂咗嘅,但係都係喺我上任之後一直嘅跟進,我唔詳講,喺呢個 timeline 就見到個過程喇。」

盧其後展示 2020 年 3 月 12 日的南區區議會紀錄,問及其中一項項目。彭稱,「嗰陣時康文署提出一個要求我哋撥款嘅情況,係畀小朋友有書讀嘅一個情況,要求 120 萬(元),60 萬(元)就政府出。」

他其後續解釋,「佢係畀啲低收入嘅小朋友,有讀書嘅機會,咁佢另外嗰 60 萬(元),就由南區區議會,即係我當時嘅區議會去撥款,我當時係支持。」

盧續引述 3 月 24 日的區議會紀錄。彭指,「我提出入面當時嘅程序,政府應該請多啲人,去畀嗰個公布檢疫數字嘅人數會更加好,因為當時嘅社會,我嗰區居民係好 panic。」

彭指,他當時投票贊成政府有一個防疫基金,不是只是給予飲食界,並爭取擴展至其他界別。

盧另引述 5 月 21 日的會議紀錄,指彭卓棋的名字旁有「EDPC 副主席」,請彭解釋。彭指,E 是 Economy(經濟),D 是 Development (發展),指是南區發展事務及規劃委員會,當時司馬文為此委員會的副主席。

盧問及,彭在委員會中做過甚麼?彭指,當時很多南區居民因疫情失業,他遂想到利用南區品牌特色,「優美嘅海洋啦,山啦,我哋就去利用依一啲嘅特色」,進行有關經濟活動,期望短期紓緩失業情況。

盧又引述 9 月24 日的會議紀錄,彭解釋當時石澳石礦場掉空已久,他遂提出具體議程,希望政府興建一個大型水上活動中心,「唔會嘥咗呢個大咕窿」。

盧其後展示 2020 年施政報告,彭指,「依個我好深刻,因為喺行政長官嘅施政報告,接納咗我哋一眾區議員努力提出嘅建議,當時基本上就係我一當選區議員後,我哋基本就係兩至三個禮拜,努力諗點樣去做,建立咗互信之後,都感謝政府都接納咗我哋報告喺《施政報告》提。」彭又指,其中 3 個項目是在他被捕前進行。

15:36 開庭
15:04 休庭
14:45 彭卓棋稱想推動香港品牌及生意
不會不予區別否決預算案、一定考慮內容

辯方大狀盧敏儀展示彭卓棋的提名表格,當中彭填上的職員為企業家、區議員。彭指,「當然我唔係話好成功嘅創業家或企業家,對比市面上一啲好出色嘅企業人,但係我比較相信創業家精神,所以我可以話,自稱自己係一個創業者,同埋因為當時我都係做緊南區區議員,所以我喺呢度就用。」

法官陳慶偉問,留意到其中一個商標註冊為「黑木公司」,問此公司有否做生意?彭稱有,並指有報稅,惟沒有準備文件。陳慶偉其後問,彭在何年被選為區議員?彭稱於 2020 年 1 月 1 號上任,並在提問下指,在 2016 年於港大畢業。

陳慶偉其後問及「黑木公司」的生意。彭稱,「有賣衫啦,有幫人去做 marketing 市場推廣啦,有設計啦等等。」彭在追問下解釋,「設計一啲推廣佢哋嘅,應該咁講,年青人佢哋好興用 social media 嘅,咁我就幫一啲嘅品牌,將佢哋嘅品牌,放喺我哋獨有嘅平台,去幫佢哋賣廣告,有啲似 KOL business。」

陳又問,在 2017 至 2018 年,公司有多少收入?彭稱,「具體我唔記得,但係每個月都有十零到廿萬嗰個 range 啦,拉勻啦。」

法官李運騰問,彭的生意是否集中在大灣區?彭稱,「未係,想係。」他又同意,其生意集中在香港,但想擴闊至大灣區。

李問,彭要告知法庭其生意的目的,是因為其生意需要資府津貼?彭稱,「嗰陣時未係,因為想去發展嘅話就要得到政府資助,而條件就係,畀政府見到你係有依一啲係傾向啦,或者係計劃喺內地發展嘅。」李追問,即是想在中國大陸做生意?彭確認。

李再笑著追問,彭的原因是想告知法庭,不反共、不反政府?彭稱,「我想全面啲畀法庭知道我個心路歷程…」李運騰其後著盧加快主問速度,指上述內容都是背景。

陳慶偉則請盧問及選舉提名表格。盧遂問,彭的生意與服務香港人心願的關係。彭指,「我深信就係點解我做咗生意之後,我想推廣香港人嘅青年創業。」

他其後續稱,「我唔係話我好成功,但係我好想分享呢啲經驗畀我身邊嘅好朋友,或者深信創業係可行,依個都同我初選嘅初心係有關係嘅。喺我當選咗做區議員,我其實已經係有個心已經係競選立法會,因為第一,我係一個區議員啦當時,我發覺好多嘅區議會嘅問題,唔能夠喺區議會嘅層面解決。」

李運騰問,彭在當選區議員後,何時萌生成為立法會議員的想法?彭稱,「唔係好耐,好短時間㗎咋。」

彭其後又補充想成為立法會議員的原因,「就係我想喺立法會裡面推動到我深信嘅青年創業嘅嘢,因為喺政策層面,先至可以大範圍推到青年創業。」

盧問,若彭當選後,就推動香港品牌及生意,會否影響其預算案的投票意向?彭指,「會嘅,我會留意返,相關《財政預算案》,對於依一啲資助嘅情況啦,或許係金額嘅數目啦,嗰啲門檻會唔會太高啦,申請程序會唔會複雜啦,一籃子考慮。」

盧再問,假如初選涉無差別否決預算案,彭會如何做?彭邊作手勢邊說,「誒我唔會,我唔會不予區別嘅,我一定考慮。」

盧其後問,彭是否只想為商界服務?彭指,回應剛才法官問題,是否在當選區議員一個月之內想成為立法會議員。他指,準確而言是想入政府,將理念實踐,不論是立法會議員或任何部門,可以有位置供他發揮。

盧其後播放一段政府「青年委員會自薦計劃」影片,彭卓棋於片段發言時提到自己創立 marketing 公司,為不同品牌宣傳等。

盧播畢片段問,彭最終是否成功?彭稱,「我連續兩年失敗。」他又稱片段是在 2019 年拍攝。

彭其後解釋,「呢個其實係民政事務處呢喺 2018 年推出咗青年自薦委員,我 2018 年報名、19 年報名,政府鼓勵啲年青人係拍片去交 form,就唔好剩係寫文字咁悶咁交 form,咁本身我又係做品牌同埋市場推廣,所以我就透過影片去做我嘅表格。」

法官陳仲衡問,片段沒有提到區議員,是否在參選前拍?彭稱,「係嘅,我補充一點,法官提咗我,咁我可以確認呢個係(2019 年)年頭嘅,即係個計劃係年頭嘅,因為區議會選舉係年尾。」

盧問,彭在該次失敗有甚麼經歷?彭稱,「接受囉只能夠繼續努力去增值自己因為人哋唔收得你一定有原因嘅。」被告席的林卓廷發笑。

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4:20 彭卓棋:初選期間「俾人笑我係『大灣棋』」

辯方大狀盧敏儀續展示文件,彭卓棋解釋稱,「我係成立咗 YBA(香港青年創業聯盟),希望團結一批對營商或者係對創業有興趣嘅青年人,我會搞講座啦,創業比賽啦。」他又確認至今仍是董事。

盧又展示「香港青年創業聯盟」的網頁截圖。彭稱,「依個就係青年創業聯盟,關於我們嘅宗旨啦,下面呢就係一個我哋喺社交平台宣傳有關創業資訊嘅情況,特別係粵港澳大灣區。」被告席的鄒家成聞言發笑。彭續稱,「因為當時好多年青人,對創業非常有興趣,但係佢哋唔知道點樣創業,大灣區係一個選項。」

盧另展示「香港青年創業聯盟」的 Instagram 帖文截圖,當中一帖文附有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的圖片,並寫上「財政預算案 點幫你?」

彭指,「正如剛才提及,YBA 除咗搞講座等等之外呢,好多政府嘅資助,其實對於營商嘅創業人,或者係搞生意嘅人,係有好關係嘅。依個就係當時我喺 YBA 宣傳當時嘅財政預算案同創業家同做創業嘅人嘅關係,希望佢哋可以善用到,即係,有好多我哋嘅糖果啦,好多嘅營商嘅人係唔知道嘅,所以我哋要話畀佢哋聽。」

盧問,其他人對於「香港青年創業聯盟」有何評論?彭稱,「有認同亦有批評」,其後解釋指,「當時我選初選嘅期間,俾人笑我係『大灣棋』,咁誒亦都有讚賞嘅。」被告席的林卓廷一度發笑。盧欲問下一個問題時,彭指,「我有補充呀…我唔記得咗唔好意思。」盧敏儀笑著稱抱歉,其後問及其他機構對彭的看法。

彭稱,「當年係 2019 年定係,我唔記得邊年,我搞創業推廣嘅情況,俾一啲商會嘅人士注意到啦,佢哋邀請我擔任一個由民政事務局資助活動嘅導師。」

盧展示一份通告及感謝狀,問是否有關?彭答,「有,右邊就係當時組織畀我嘅感謝狀,左邊就係當時個組織獲得資助嘅文件。」盧又展示「香港青年創業聯盟」的其他項目,包括合照 、海報及獎狀。彭指,「呢個係我剛才講話推廣大灣區嘅講座,由於大灣區係 9+2,即係 9 個城市加兩個城市,嗰兩個城市之一就係香港,同埋澳門,因此我邀請咗澳門大學嘅創業學會同我哋交流,希望促進兩地年青人對於大灣區創業嘅合作,右邊就係感謝狀個學會畀我。」彭發言時一邊作手勢。

盧續展示圖片、海報、合照等,並以紅圈圈起彭卓棋。彭指,「我哋合併地去講去節省法庭時間,兩個都係一個同香港大學青年人創業嘅講座有關嘅,左邊係城市大學,右邊係浸會大學,右邊係 2019 年頭嘅,內容都係關於點樣創業,同埋係大灣區創業嘅門檻,同埋一啲做生意嘅年青人嘅分享。」

盧其後展示寫上「#我要學創業 第一期 學員招募」的海報。彭解釋指,這是他於 2019 年舉辦的創業比賽,「我邀請啲大學生,去將佢哋嘅商業計劃書,去進行一個比賽,贏咗之後我哋就幫佢去創業。」盧又展示公司註冊證明書。彭稱,「呢個係我另一間公司嘅公司註冊證明書,呢個就係做市場推廣同埋賣衫嘅 holding company。」他其後指,於初選期間仍是此公司的董事及股東,直至去年辭職。

盧又展示其他 19 個中國的商標註冊證。彭指,這些註冊證是介乎 2020 年 4 月至 2020 年 9 月。

盧問,彭有否協助取得商標?彭稱,「需要,雖然呢佢哋個商標註冊日期個起點呢,即係左邊呢,嗰個係我成功攞到嗰一天嘅日子,但係依個一般需要 4 到 6 個月醞釀啦,交行政文件去申請嘅。」彭又指,約花費 6 萬至 7 萬元人民幣,並同意是不少的支出。

盧問,彭為何會註冊?彭指,「我主要因為我推廣係大灣區嘅創業啦,做創業嘅一定要係商標行先,因為做品牌嘅話,商標基本上係命根嚟嘅,對於我自己嘅業務需要,同埋為咗有說服力去話畀我嘅會員聽係點樣申請,我要自己走一次流程先。」

盧其後問,彭的生意與預算案是否有關?彭稱,「有關係,因為我申請依個內地嘅大灣區嘅商標呢,係為咗申請另一個香港嘅另一個都幾出名嘅funding,叫做 bud,政府嘅專項基金,主要係畀香港嘅品牌,如果無記錯,係廿幾個,香港經濟自貿區嘅。每年《財政預算案》都係撥款畀呢個 bud fund,去畀想申請呢個 bud fund 嘅營商者去發展佢嘅業務,最近已經加到 700 萬(元)喇如果我無記錯嘅話。」

14:05 彭卓棋開始作供 主問下供述個人背景

彭卓棋代表大狀盧敏儀稱,準備了文件冊,並向法庭呈上。法官陳慶偉其後著彭先宣誓,彭以基督教宣誓,聲線清晰,並稱,「本人彭卓棋謹對全能上帝宣誓本人所作之證供均屬真實及為事實之全部,並無虛言。」

彭在提問下確認,剛呈上的文件冊為證物。

彭供稱,他參與初選時為 25、26 歲,於 1994 年出生,並於上周二生日,現時 29 歲。

盧其後展示彭於 2012 年的 DSE 成績單,彭確認。被告席多人探頭望螢幕及交頭接耳,其中何桂藍、鄭達鴻、鄒家成、柯耀林、李予信等人發笑。彭又稱,「我喺中學時代,我比較鍾意中國文化同埋歷史,亦都多謝母校嘅裁培,我喺中文、中史同埋通識有幸拎到 5**(成績)。」

彭續稱,「我喺考完 DSE 之後,進入咗香港大學修讀社會科學系,主修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副修歷史。我而家喺中文大學讀緊 EMBA 課程。」

盧其後問及彭的工作。彭稱,「我喺大學三年班左右就開始創業,大概係做有關補習社啦,賣衫啦,同埋市場推廣嘅工作。」

盧其後展示彭 3 張生活照,當中彭與友人自拍合照,另有照片看到數個公仔、hoodie 等。彭稱,「依個係我大學畢業無耐,同同學搞嘅香港品牌,中間嗰張相係一啲年宵嘅相片啦,右邊都係一啲產品嘅合照啦。」彭在提問下指,當年為 2017 年。

盧其後續請彭講述其經歷。彭稱,「我哋幾個年青人創業之後,我哋膽粗粗試下搞一個香港嘅品牌,咁我哋雖然唔係話賺好多錢,但係我哋喺年宵都賣晒我哋所有嘅產品。咁我當時亦都好似我今日一樣啦,我相信香港嘅品牌係可以嘅!」被告席的鄒家成聞言發笑。

彭在提問下續稱,「誒,當我年宵舉行之後,亦都慶幸有啲媒體係報道我哋嘅成績,我喺 2017 年嘅 6 月 15 號,我成立咗香港青年創業聯盟。」

盧其後展示公司註冊證明書,彭稱,「依張就係剛才提及,6 月 15 號成立嘅公司註冊證明書,喺我初選嘅期間都有進行,有營運。」

法官陳仲衡問,在功能界別中,彭屬於哪一個界別?彭搖頭答稱,「我當時無諗過喺邊個功能界別,因為,正如我剛才所講,我唔係話一啲搵到好多錢嘅營商,所以我無諗過功能界別嘅。」

陳追問,鄭是在哪個功能組別投票?彭邊作手勢邊答道,「誒我唔係好清楚,因為我做嗰個功能界別選民,應該有好多要求同門檻,但係,誒如果以我個業務嚟講呢,依一個唔係一個我要嚟搵錢、營商嘅公司嚟嘅,所以佢個性質我會定義佢為一個非牟利公司。」

14:02 開庭

彭卓棋下午兩時前已坐在證人席上。被告席內,上午完成作供的鄭達鴻,笑著與柯耀林、施德來交談,狀甚輕鬆;何啟明入被告席前,向彭卓棋作揮拳手勢,示意加油。

還押被告入庭,陳寶瑩與梁國雄互相揮手,鄒家成探頭望證人席。另林卓廷、鄒家成、陳志全、施德來閒談,面露微笑。

11:54 休庭午膳
11:53 開庭,鄭達鴻完成作供

鄭達鴻代表、資深大狀潘熙指,感謝法庭休庭的時間,指沒有進一步問題。鄭達鴻完成作供,他從證人席後方取回背囊,微笑走入被告席內。

楊雪盈代表大狀確認楊不作供,不傳證人。

彭卓棋代表大狀盧敏儀稱,彭將作供,但需時準備。法官陳慶偉遂下令提早午膳,下午 2 時開庭。

11:13 休庭
11:00 辯方覆問時就法官提問作出澄清

辯方資深大狀潘熙其後問及公民黨的「新 9 點」政綱。潘指,鄭達鴻早前供稱,「豐」在 WhastApp 群組中發送「新 9 點政綱」,其後沒有人反對,而上周五審訊時,法官陳仲衡問及該 9 點會否再作修改及討論,鄭當時答會。

潘向鄭澄清問,是否指會在 WhatsApp 群組會有進一步討論,或是以其他方法?鄭答稱,「如果要改嘅話,就應該喺個 WhastApp group 入面講嘅。」

潘再問,有沒有人提出過修訂?鄭稱沒有。潘續問,法官李運騰上周五就「新 9 點」提到,一方面要求去調查社會事件,但另一方面調查未完成已提倡彈劾,而鄭當時的回覆引述《基本法》第 73 條。鄭同意。潘追問,是哪一條條文?鄭稱是第 9 點。

潘遂讀出《基本法》第 73 條的第 9 點:

如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四分之一聯合動議,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經立法會通過進行調查,立法會可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並擔任主席。調查委員會負責進行調查,並向立法會提出報告。如該調查委員會認為有足夠證據構成上述指控,立法會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潘其後引用「新 9 點」政綱的第三點:「全力調查及追究濫暴罪行」。潘問及當中的法律理據,鄭稱,「我嘅理解,其中一個可以嘅途徑應該係(基本法第)73 條。」鄭其後再指,「立法會係有調查權力但係我唔記得咗係邊條基本法。」

潘其後問,鄭是否知悉《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的內容?鄭稱知悉。潘再問,是否記得法官曾提到獨立調查委員會?鄭稱,記得,並指《特權法》是立法會議員常使用的。

潘指,今早法官陳仲衡問,就鄭的發言、 Facebook 帖文等,是否容易作出「豁免跟隨黨立場投票機制」的申請,問鄭是否會在當選後作出申請?鄭稱,「當選之前我不認為可行,當選之後當大家都係立法會議員,喺同一個 level ground(水平)底下,我就有機會可以申請成功。」

陳仲衡提高聲量問,鄭當選之前是沒權否決預算案,故沒有必要申請豁免機制。鄭稱,「係。」陳再指,故他今早的問題,必然是講述當選後。

潘問,鄭有否當時理解錯誤法官的問題?陳仲衡再指,潘若想再問多一次問題,風險自負。潘則解釋,其覆問的職責是作出澄清。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0:50 法官問及鄭達鴻對「共識」的理解

辯方資深大狀潘熙展示,區諾軒與彭卓棋 WhatsApp 對話的截圖。潘問,發出者一欄、綠色底色的訊息,是由誰所寫?鄭達鴻稱,「綠色嘅底色應該係區諾軒寫嘅。」

法官李運騰問,這是否區諾軒、彭卓棋的 WhatsApp 私人對話?鄭稱,「應該係佢哋嘅私人對話。」李追問,鄭或其助理為何會獲得?鄭答,「應該係區諾軒 send 畀我。」

法官陳慶偉問,鄭與區是否好友?鄭稱,「不算是。」陳追問,但為何區早前會寫信予鄭?鄭說畢「我」後,輕聲一笑,接著說,「我唔清楚。」陳再指,但區看似是向鄭提供法律意見。被告席的柯耀林一度發笑。鄭答稱,「我我,我唔清楚。」

法官陳仲衡問,鄭與區有否以書信聯絡?鄭稱,「我由被捕(2021 年)1 月 6 號之後,從來沒有。」法官陳慶偉再問,即區是否突然向鄭發信?鄭確認。

陳慶偉稱,另一個議題是鄒家成發起的〈墨落無悔〉聲明,被告席的鄒家成聞言隨即戴上耳機。陳問,〈墨〉提到協調會議已達成共識,問鄭有否留意到聲明上的共識?鄭稱,「我知悉港島區嘅共識,就係之前講嗰 6 樣。」陳問,不包括否決權?鄭確認。

陳慶偉指,聲明明顯提到否決權是其中一項共識,另引述提名表格中所提到的協調會議的共識,問鄭當時理解的「共識」,是否與〈墨〉所指的不同?鄭同意。

陳慶偉問,鄭有否問區諾軒,是甚麼共識?鄭稱,「沒有,佢亦都無向我哋解釋。」陳追問,但鄭有否問過?鄭稱沒有。

陳追問原因,鄭稱,「因為我,好清晰港島區嘅共識,就係嗰 6 點,當佢 refer 去話戴耀廷同埋區諾軒協調會議之共識。」

陳問,即鄭忽略鄒的發言、黨的發言,只是基於自己的理解?鄭稱,「誒靠我出席個協調會議嘅時候個理解。」

陳問,是否同意,致電或向區諾軒發訊問有何共識,是一件易事?鄭同意,「我認為唔難,不過…」陳再問,但鄭看不到有需要?鄭同意。

10:40 鄭達鴻代表大狀開始覆問

鄭達鴻的代表、資深大狀潘熙開始覆問,並展示彭卓棋選舉單張的照片,指照片是在鄭的議辦中搜出。

潘問,想作出澄清,有誰人可以使用議辦的電腦?鄭稱,「我同助理都可以。」在追問下,鄭稱全職的至少有 7 個,另約有 8 名實習。被告席的林卓廷聞言一度輕聲「嘩」。

潘問,即有 15 人可用該電腦?鄭同意。潘問,鄭當時是否有留意到該單張?鄭稱,「無為意」,並不知道由誰人拍照放在電腦。

法官追問下,鄭稱對於彭卓棋的單張沒有印象。法官李運騰問,當進行選舉論壇時,鄭對於其他參選人的政綱是不知情?鄭稱,「我嘅助理同選舉經理已經就住佢哋搵到嘅選舉資料,去製定咗一啲有機會攻擊嘅位,或者有機會防守嘅位,咁所以我就住其實嗰啲位去睇,但係事實上我真係無可能去確認去知道晒所有人嘅一啲文件。」

潘其後展示「論壇天書」的文件,依庭上可見,第二點列有「攻擊」一字,表格下方亦有不同參選人的名字。

潘問,表格的內容,是否指遇到彭卓棋時需要採用的的 line to take(統一口徑)?鄭稱,「呢啲係有機會問佢嘅問題。」

10:30 控方完成盤問鄭達鴻

法官陳慶偉問,鄭達鴻提到《國安法》過後,公民黨在新的政綱作出一些修訂,看上來是合法。鄭稱,「我認為佢事實上,或者睇落,都係令到成個黨嘅立場係合法。」陳追問,彈劾林鄭月娥,如何是合法?鄭稱,「佢就係根據《基本法》第 73 條個條文去做依樣嘢。」

陳慶偉指,但需要有理由才可引用《基本法》的條文,你是可以隨意使用或無差別地使用。鄭稱,「同意,所以佢係用基本法第 73 條,個理由係要求行政長官,為社會運動問責,跟住就交畀獨立調查。」

陳續指, 簡言而之,即是要符合「五大訴求」?鄭稱,「五大訴求係一個爭取緊嘅野,但係調查係 ,調查應該係講緊過去發生嘅事。」

陳稱,現不是提到調查,而是在新的黨政綱中,爭取「五大訴求」的事項中,僅沒有否決預算案。陳問,公民黨是否僅使用不同的用字,但內容都是提到否決權。鄭表示,剛才都是政綱修訂後,但內容大致上都是關於「五大訴求」,又指於「五大訴求」是好多的訴求,「但係我 9 點政綱,唔剩止係五大訴求,譬如有啲話增加,去為香港人爭取多一啲便利,咁依個唔剩止係五大訴求。」

萬續問,公民黨作出莊嚴承諾,會否決預算案以爭取「五大訴求」?陳慶偉隨即打斷,著萬問下一條。

萬又問,鄭代表公民黨參選,問鄭是否背叛了選民?陳再次打斷,指鄭已回答了很多次,即鄭將該承諾為政治語言,不視作承諾。陳又指,只是希望可以加快進度,不用再問重複的問題,又指「我們不是陪審團」。萬遂指,會盡快且差不多完成盤問。

萬向鄭指出,鄭需要黨支持,不論黨立場的內容,都要跟從黨立場。鄭稱,「我會跟隨黨,我認為係合理嘅立場。」法官陳仲衡問,鄭有否偏離黨立場?鄭稱,「我會話喺(2020 年)7 月之前,黨嘅立場係最小係否決《財政預算案》…其他人有啲係講否決一切嘅議案,但係我從來,都會揀最溫和嗰個立場去 adopt(採納),無講過否決一切。」

萬指,鄭與其他案中被告串謀,得到立法會過半數控制權後,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而目的是顛覆國家政權 。鄭均稱不同意。

萬其後指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法官陳仲衡問,鄭提到,認為 35+ 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是合法。鄭頓一頓後稱「係。」陳問,但鄭不同意黨的立場,以及需要無差別否決預算案?鄭稱「係。」

陳再問,鄭是否認為 35+ 不會成功?鄭稱,「我會話非常不可能。」陳再問,鄭到否決預算案時,會「跳船」,意即使用豁免機制或退黨?鄭其後答稱,「我意思係,無論如何預算案都係必然會做出嚟,無人會阻止佢,所以去到嗰一刻有份嘢出咗嚟,我係無可能唔去睇,再去作出衡量。」

10:10 鄭達鴻續接受控方盤問

鄭達鴻繼續作供。主控萬德豪稱,鄭上周供稱,於 2020 年 6 月 15 日的電台節目中提及過公民黨簽署〈墨落無悔〉聲明,其後,同月 19 日提交初選提名表格,當中附有其政綱,並列出 9 點,第一項則是有關否決預算案。鄭確認。

萬續指,同日,鄭出席街站活動,並告知大眾會否決預算案。鄭稱,「爭取五大訴求。」法官陳仲衡問,是否有說過否決預算案以爭取「五大訴求」?鄭同意。

萬續問,鄭在 Facebook 帖文提到公民黨會否決預算案以爭取「五大訴求」;並於 6 月 29 日的初選論壇,提到「我哋會否決預算案」?鄭確認。

萬續指,在 7 月 5 日、6 日派發了 8 萬張單張,提到會否決預算案以爭取「五大訴求」。鄭同意。

萬又問到,在回覆選舉主任的來信中,鄭沒有提到不會否決預算案。法官李運騰則指,鄭是在回覆選舉主任的問題。萬遂指,會留待陳詞交代。

萬其後問,鄭是否在任何階段,都沒有告知黨不會跟從黨立場;沒有告知潛在的選民;以及沒有告知黨,會在否決預算案時使用豁免機制?鄭確認。

陳仲衡問,鄭是否認為當時容易申請豁免機制?鄭稱,「誒不會,因為嗰陣時係選舉期,要跟返個黨嘅立場。同埋有個例子係,郭榮鏗去使用呢個exception 個機制,都係喺 6 月投票嗰一刻,之前先講。」

陳仲衡續指,但萬德豪上周提到,郭榮鏗使用的情況與鄭的情況不同。鄭答稱,「誒,我其實認為沒有分別,因為喺 3 月 25 號嘅時候(記者會),郭榮鏗都喺楊岳橋隔離。」

李運騰追問,但楊岳橋當時的說法是,若終院首席法官任命未能在該會期處理,留待下屆處理,而政府當時仍未回應「五大訴求」,就會否決所有議案,而不是講述該屆任期。鄭稱同意,但指郭榮鏗贊成議案的原因,「佢係從根本地,就算有 35+、無 35+」都贊成議案。

萬續問,鄭有否告知黨,若然被逼堅持否決預算案時會退黨?鄭稱沒有,並同意沒有告知選民。李運騰問,但楊岳橋是兩次向選民作出莊嚴承諾,笑問這個承諾是否「用完即棄」?

鄭答稱,「我認為嗰個係一個選舉嘅承諾,然後去到 6 月 30 之後,其實實際情況都改變咗,個黨都盡做一啲事情,去令到自己成個主張係合法。」李追問,即莊嚴承諾事實上不是一個承諾,但情況有變時,可以不實踐?鄭同意。

10:05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 1 分入庭。林卓廷在被告席旁與律師對話,吳政亨則與旁聽親友打手勢,一度舉起 8 隻手指及攤開雙手。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