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趙家賢2021年6月口供指「被騎劫、利用」 法官據民動報告等提質疑

47人案|趙家賢2021年6月口供指「被騎劫、利用」 3法官據民動工作報告等提出質疑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五(14 日)展開第 43 天審訊,庭上揭露趙家賢早於 2021 年 6 月向警方錄取口供時,已指民主動力遭「騎劫」、「利用」;趙作供時同意,認為被戴耀廷及部分本土抗爭派騎劫。

法官陳仲衡四度主動引文件,質疑趙稱遭「騎劫」一說,其中一次指從文件看來,趙「不像是被騎劫的受害者,除非你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3 名法官亦就民動工作報告,質疑趙感謝而不譴責戴,趙稱當時「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

趙稱戴原「想踢開民主動力」,後來才找民動,自己曾認為「唔接好過」,但考慮鍾錦麟稱區諾軒「拉得住戴耀廷」、不想民動被邊緣化後決定承辦。盤問下,趙同意民主黨支持香港回歸中國,而黃碧雲、林卓廷是民主黨政策的「堅定支持者」。

周五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43日審訊 趙家賢同意民主黨支持香港屬中國
辯方引 2021 年 6 月錄影會面
趙指「被利用、被騎劫」

代表民主黨黃碧雲、林卓廷的大狀沈士文,周五開始盤問,引用趙家賢 2021 年 6 月 29 日與警方錄影會面的謄本,揭露趙當時已提及,「民主動力」被「騎劫」。翻查本案的交付時序,當時控方在裁院指案件將交付至高院。

庭上展示的謄本顯示:

咁而本身我哋個初心,係純粹係提供呢個...初選嘅服務呢,就去即係叫做畀市民大眾可以投票,揀選佢哋心儀嘅支持嘅候選人喇。咁然後就做一個民意嘅調查,然後就有關嘅人士,咁佢哋獲得支持,咁佢哋就再繼續佢哋嘅選舉工程咁樣嘅。

咁但係成件事情好明顯就係,係被呢個...即係我個人同埋民主動力都係被利用,同埋係被騎劫咗嘅...

本身我都係作為一個溫和民主派...想做一個政界調解員角色喇。咁即係...戴耀廷、區諾軒去委託,我同埋民主動力去承辦呢一個嘅初選嘅時候呢,就即係我哋個初心係好清楚,係希望就話係叫做係提供一個平台畀市民呢,去投票表達意見,揀選佢哋心目中最適切嘅民主派民主陣營嘅代表,然後就叫做話去集中個選票,去到時候叫做選出有啲代表進入立法會,希望可以多啲民主派嘅人士喺立法會裏面嘅,咁呢一個係個初心嚟嘅...
趙庭上指:當時覺得完全係好無辜
認為被戴耀廷、部分本土抗爭派騎劫

趙家賢在沈的提問下同意,當時感到「被騎劫、被利用」,趙又指,「我當時會覺得完全係好無辜…正如我之前回應…專業責任謹慎責任呀,作為召集人如果做到好嘅話,應該避免咗成件事包括民主動力仝人係牽涉喺入面。」

趙其後在法官李運騰就錄影會面口供追問時確認,自己認為是被戴耀廷及部分本土抗爭派騎劫。李問趙現時是否仍有被騎劫的想法?趙稱,「係仍然有,不過我自己有一個檢討…嘅責任。」

官引文件顯示「民動」眾籌簡介
趙:字眼出咗事 官:被同事騎劫?

法官陳仲衡主動展示「2020 年立法會選舉 民主派35+公民投票 群眾集資!」文件,顯示「民動」為初選眾籌的標題、背景簡介等,並問趙是否知悉?

趙同意,但補充因他不懂做眾籌,故全部交由「民動」總幹事黎敬輝,而黎則找兼職同事草擬,趙並稱「我之後係知道眾籌嘅版面所出嘅字眼,喺我角度係叫做用咗『出左事』嘅字眼」。

陳追問,即趙被兼職同事騎劫?正庭及延伸庭被告均傳出笑聲。趙稱,「我又唔可以話騎劫」,續稱自己因未有審視字眼,負有「謹慎責任」。

官再引兩文件質疑沒提被騎劫
趙:有向執委會成員講述

陳仲衡亦引用「民主動力」會議紀錄,提到:「召集人趙家賢匯報,民主動力及戴耀廷受到國務院及港澳辦的嚴厲譴責,為免民主動力繼續被打壓,因而退出參與本屆立法會選舉的協調工作。」陳質疑,趙沒有提及「民動」被騎劫。

趙稱,文字紀錄當中沒有這個意思,「但係就住我所講騎劫嘅嗰個概念呢,係有同執委會嘅成員係去講述…」他又指,這個紀錄是由黎敬輝及另一職員負責,主要針對緊「民動」及「香港民研」的合作關係,又指在籌辦初選過程中,「民動」雖是與「香港民研」簽約的一方,但很多事是最後才知或被排除在外。

法官陳仲衡引述「民主動力」一封由趙家賢署名的感謝信,指趙在信中提及他對「35+」的感受,提到「創出民主運動的壯舉」。陳指,趙不似被騎劫的受害者,除非他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指被害者對加害者產生同情,甚至反過來幫助對方)。正庭被告席及延伸庭隨即傳出笑聲。

趙解釋,他當時向助手稱想草擬信函,感謝幫手選民登記的民主派議員,並邀請他們加入「民動」的地區發展協調改革小組。趙又提到,他指示「民動」總幹事黎敬輝草擬該信,而記得自己看過這封信件,有部分需要更改,「所以係無簽署到出去嘅」。

法官李運騰追問,黎是否較支持本土派?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會用佢喺民主嘅光譜當中,佢會睇得無我咁比較保守。」李其後問,趙是否知悉黎現時的下落?趙表示不清楚。

官引「民動」工作報告 質疑感謝戴耀廷
趙:互送高帽、壓抑了真實感受

法官陳仲衡又再引述,「民動」的工作報告:

2020 年 7 月 12 日投票結束後,戴耀廷教授、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及召集人趙家賢在香港民意研究所外舉行記者會,召集人趙家賢感謝超過 60 萬香港市民面對當權者有形無形的打壓,仍無懼走前來表達意見,同時,非常感謝民主動力秘書處團隊、兩位初選協調人、香港民研,各區議員、黃店,站務人員及義工共同努力,排除萬難,成就香港民主歷史一頁...

趙在沈士文提問下稱,於 7 月 12 日或未有讀過戴耀廷〈真攬炒十步〉一文,並指如果一個民間投票有超過 50 幾萬人投票,「依個係一個參與民主嘅歷史一頁嚟嘅」。

李運騰隨即質疑,報告是在 2020 年 12 月發布,相信當時趙已讀過〈真攬炒十步〉。李又連番追問,報告哪裡提到「民動」被騎劫?當組織被騎劫,是重要的事情,但趙沒向執委報告?趙解釋,工作報告是以順序作出報告,稱「絕大部分都係用個正面形態」。

法官陳慶偉又問,趙在報告不譴責戴是「大文豪、大思想家」?趙表示,相關內容是源自初選投票當晚召開的記者會,「大家係見到有咁多人投票,個記者都問啲好正向嘅訊息,咁與會嘅發言者,都會向大家互送高帽。」

陳再追問,趙當時隱瞞對戴的真實感受?趙稱,「唔係隱瞞啦,係壓抑。」有被告聞言大笑。

沈士文其後問,雖然協調會議曾討論否決權,但「成就香港民主歷史一頁」的意思,是指初選有超過 50 多萬人投票,是歷史一頁?趙稱,「係,係,係公民社會嘅歷史一頁。」

趙:戴原本「想踢開民主動力」

就趙 2021 年 6 月向警方錄取的口供,提及「我哋個初心係好清楚」,法官連番追問。其中李運騰問,趙所指的「我哋」是誰。趙稱除自己外,亦有「民主動力」相關者及區諾軒。李追問,即不包括戴耀廷?趙答「絕對無」。

陳慶偉則問,回望趙獲邀承辦初選時,有否感到被騎劫?趙家賢反問指哪段時間,陳表示留意到趙試圖與戴耀廷劃清界線,稱自己、民動和區諾軒的初心有別於戴,但趙答應承辦初選時,其初心是否戴的初心?趙家賢靜默數秒後,陳稱先行休庭。

趙於再開庭後指,本身戴耀廷原擬改找「香港民研」處理眾籌及初選,惟民研不同意,說「你搵返民主動力同我哋簽約啦」,戴才改找「民動」幫手,「當時我嘅睇法係,本身都係想踢開民主動力嘅,突然間嚟搵返我,我係覺得,唔接好過接嘅」,但戴耀廷已在協調會議公開說已邀民動,「令到我同民主動力係有一個壓力喺度」。

趙稱承辦初選因覺區諾軒「拉得住戴耀廷」、
不想被邊緣化

趙續說,他其後諮詢副召集人、同案被告鍾錦麟,鍾說「有區諾軒喺度呢,係會拉得住戴耀廷嘅」,考慮曾任民陣的區與民主派各派別友好、若沒初選或釀搶票、亦知區諾軒初選初心,他遂決定承辦初選,因此對陳慶偉的問題,維持原有答案。沈士文其後問,「35+」計劃由區、戴主導,趙對初選初心的理解,必來自二人或其一。趙確認來自區。

法官其後就協調會議討論否決權的情況,質疑趙知道討論趨熱烈、反政府傾向增強下,為何仍承辦初選?趙稱,「當時社會氣氛個背景係咁樣…作為民主派嘅一份子,希望可以繼續係個角色崗位去協助民主運動」,又指不想承繼民動後,「組織被邊緣化,或者係衰喺我手上咁樣囉」。

趙另同意,他作為「民動」召集人,不能就參選人獲選立法會後的行為做到任何協調;另又同意,協調工作難度增加,因為本土抗爭派較多新人,他們會各自行動,且沒有黨派。

趙同意民主黨支持香港回歸中國
黃碧雲、林卓廷堅定支持黨政策

沈士文亦就民主黨的議題,向同為民主黨黨員的趙家賢提問。趙確認,黃碧雲為民主黨創黨成員之一,而林卓廷比趙更早入黨,但不知確實年份。

趙同意,民主黨政策是支持香港主權回歸中國,稱「呢個絕對支持,我哋黨歌裡面都有『香江終於歸中國 兩制相輔開新天』」。趙又同意,民主黨支持「一國兩制」,另民主黨會盡可能在支持者接受範圍內,與政府合作。

沈問,是否同意黃碧雲、林卓廷為典型的傳統民主派?法官陳慶偉修定問題指是民主黨政策的堅定支持者(firm supporters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policy)?趙稱,「絕對係。」

法官陳仲衡追問,那胡志偉?趙答稱,「佢係黨主席,佢係有份倡導依個政策嘅,所以佢無理由唔支持嘅。」陳慶偉則稱,不能確定,稱回看歷史,蘇聯共產黨的戈爾巴喬夫就不支持黨內政策。

另法官李運騰亦問,趙是否同意民主黨的成員有不同意見,有些較激進,有些較保守?趙同意。沈問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是否會就投票意向作出討論?趙同意,指民主黨有立法會黨團,並同意黨團成員會就重要議題一同見面商討,以致立場達一致性。

趙同意沒就討論否決權表態
因「絕對唔係關於初選嘅事情」

沈士文亦針對否決權一事盤問,引述趙家賢 2021 年 7 月 21 日向警方錄取的口供,提及協調會議中有討論否決權,「即係點樣去攬炒個政權…但礙於當時只係列席會議情況,就無表達意見,但係我心裡面係清楚絕對不認同有關建議同做法」。

沈問,趙稱沒表態,是否因否決與否,不是「35+」計劃初心?趙同意指「絕對唔係關於初選嘅事情」。

沈其後問及,運用否決權屬嚴肅事項,不能由戴耀廷一人決定。趙同意,但稱戴有在協調會上倡議。李運騰問,如何解決與會者在運用與否一事上的分歧、達成共識?例如是簡單用少數服從多數制,還是要達一致共識?

趙答他和「民動」的角色都非負責協調。李追問,但趙有份出席會議。趙稱,「誒對,誒根據返我嘅總幹事去講,譬如好似新界西,新界東咁,佢哋喺第二次會議嘅時候,喺戴耀廷嘅要求下有個意向性嘅投票。」

法官多番追問下,趙解釋「意向性投票」可稱為非正式投票,指戴當時想取大方向起草協調,但趙對民主黨是否獲授權投票感詫異。趙又指,協調協議最終有放此條款,但不知中間有否再溝通。

期間,陳慶偉一度問趙家賢,若他是戴耀廷,會如何進行「意向性投票」?趙家賢稱,「首先我好難代入我係戴耀廷」,正庭、延伸庭被告及旁聽均大笑。趙續說「係精神同埋心理上面都好難」,兩庭被告、旁聽再度大笑。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所有報道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全部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