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趙家賢指抗爭派記者會「絕對不符擁護基本法」 就民動帖文提「光復議會」認錯

47人案|趙家賢指抗爭派記者會「絕對不符擁護基本法」 就民動帖文提「光復議會」認錯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四(6 日)展開第 39 天審訊。趙家賢供稱,2020 年 7 月 14 日與區諾軒通話後,決定「民主動力」會在合適時候宣布退出初選。惟本土抗爭派翌日召開記者會,提到會否決財政預算案、在議會進行「攬炒」等。

趙家賢作供時數度指相關言論「絕對不合符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絕對係同國安法係踩界㗎啦」、「整件事係完全地失控」,令他想法有變,認為需要清楚交代退出,讓公眾傳媒等認知「係一個切割」。

趙又稱,民主動力屬「服務提供者」,並非擁實權,故縱抗爭派言行不符基本法,「我唔能夠 DQ(取消參選資格)佢哋,所以只能夠係 DQ 我自己」,退出初選。法官一度關注,「民動」在 Facebook 發布的帖文有「#光復議會」、「#對抗暴政」。趙回答時向法官認錯,稱「自己無做好謹慎責任角色。」案件下周二(11 日)續審。

周四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39日審訊 法官問民動帖文光復議會 趙家賢回答時認錯
中聯辦指初選非法 區諾軒宣布退出
趙家賢:原決定民動「合適時退出

庭上早前提及,中聯辦 2020 年 7 月 13 日指初選非法。主控萬德豪續就其後發展向趙家賢提問。萬問趙家賢於同月 15 日,有否留意到區諾軒退出初選?趙稱,他於 7 月 14 日曾與區通話,區指會退出初選,亦想趙一同退出。

趙續指,區當時指建制派傳媒、中央駐港機構,中央政府國務院機構對初選大肆抨擊,批初選涉嫌違反《國安法》,故曾聯絡時任政制事務局政治助理,而區判斷初選需要停止。趙問有何補救措施,區覆稱協辦的「民主動力」需要自行解散。

趙又指,區透露會在 7 月 15 日早上宣布退出,而趙回應「我都有同佢(區)講係,我會等佢退出咗之後,我就會,民主動力嗰度我都會係一齊去退出」。

法官李運騰稱,留意到趙於 2020 年 7 月 15 日轉發區諾軒的退出初選帖文,提及「在恐懼彌漫的氛圍,會謹守崗位,堅持合法實務工作」,質疑趙當日仍告知公眾會繼續初選。趙解釋,因為有行政工作需要處理,故當時告知區諾軒會在合適的時候宣布退出。

抗爭派 7.15 召開記者會
趙:事前沒認知

不過,趙指其後因 7 月 15 日本土抗爭派召開的記者會,令其「合適時候宣布退出的想法有變」。趙提到,該記者會與「民動」完全無關,自己事前「沒有認知」,稱「我係有線新聞嘅直播嘅時候,去睇所知悉個內容嘅時候,就令到我係覺得要即刻係要去退出(初選)」。

趙:記者會言論「絕對不合符擁護基本法」、
「絕對係同國安法係踩界」

趙作供期間,數度談及該記者會,指抗爭派提到會否決《財政預算案》及所有議案,希望政府 DQ 議員、解散立法會,從而引發國際關注制裁中央政府,形容「呢個絕對不合符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

趙又提及,相關言論「其實已經喺我嘅角度,絕對係同國安法係踩界㗎啦」,但指「民主動力」是初選的「服務提供者」,而初選「係一個民間嘅選舉,當然唔係真係好似時任選委會主席或者法官咁有個實權…我唔能夠 DQ 佢哋嘅話,所以只能夠係 DQ 我自己」。

趙:戴耀廷望將初選「由紅線拉返出嚟」
但抗爭派「仲清楚講我仲喺個紅線裡面呀」

庭上早前提及,戴耀廷 7 月 14 日向所有初選參與者發出 WhastApp 訊息,提及「不說癱瘓政府」。趙形容,戴的訊息是「想統一口徑」、「希望將初選拉返去唔好踩到(違法)嗰個位置」,但抗爭派記者會上的發言「不單止無視咗戴耀廷喺 7 月 14 號嗰個統一口徑嘅訊號,更加係重複好重視除咗會否決財政預算案,仲會係所有議案都會否決」,形容「整件事係完全地失控」。

控方其後播放記者會片段。趙家賢在主控萬德豪提問下稱,在記者會一開始,已有人表達除了抗爭派成為主流,亦會在議會進行「攬炒」。趙稱,他當時的理解是包括肢體衝突、投否決權。

趙續稱,他當時聽到抗爭派記者會的這些訊息,雖然自己不是法律學者,但要對「民主動力」以及對身邊人負責,「所以係當時我會好清楚知道,要即刻係去退出,而已經因為初選投票已經做咗,我只可以係就住之後後著嘅工作而去停止」。

趙重申,戴耀廷本身「將大家由踩到紅線拉返出嚟嘅時候,(本土抗爭派)仲清楚講我仲喺個紅線裡面呀」,因而導致他有思維轉變,認為要立刻退出初選,亦要清楚交代退出,讓公眾傳媒等認知「係一個切割」。

趙終在 7 月 16 日於 Facebook 宣布退出。法官陳仲衡關注,趙家賢的退出初選 Facebook 帖文,是以其個人名義退出,而非「民動」退出。趙稱,他作為召集人,於非會員大會期間整體領導整個組織工作,且於執委會已經清楚知道代表民主動力承辦初選。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第 39 日審訊,保釋被告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法院。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第 39 日審訊,保釋被告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法院。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第 39 日審訊,保釋被告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法院。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第 39 日審訊,保釋被告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法院。
控方播記者會片段:
有人稱堅決反對預算案、其他議案「逐個去睇」

根據控方庭上播放的記者會片段,有記者問,會否在立法會否決預算案,逼政府回應「五大訢求」?有出席者答稱,「如果我哋能夠進入議會嘅話,我哋係會好堅定地行使《基本法》賦予畀代議士嘅權利,所以答案係『是』嘅。」

記者追問是否不管任何內容?該人指「如果香港係已經係落實咗五大訴求,如果係有真普選嘅話,我相信呢我哋係會有磋商嘅空間,但係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係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呢一個財政預算案。」

另一人提及,「其實我諗嗰個最大公因數就一定係講緊堅決反對財政預算案…咁你話係咪所有議案都要反晒呢咁樣?我哋嘅講法,財政預算案我哋係堅決反對,如果冇五大訴求,咁你話其他議案呢,咁我哋就會係逐個逐個去睇…」

有第三人則稱一旦入立法會,「無論我哋係對政府嘅提案,定係財政預算案去投下反對票,呢一個都係我哋作為代議士嘅一個合法嘅權利,而我哋亦都唔會迴避,我哋亦都繼續提倡議會攬炒嘅路線…」。

另有兩人提及「呼籲北京懸崖勒馬」,指在「中美角力白熱化的情況之下,DQ(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對北京而言只是引火自焚」。

被問民動帖文提「光復議會」、「對抗暴政」
趙家賢向法官稱「我要認錯」 

法官亦針對「民主動力」 Facebook 帖文提問。其中陳慶偉引述一則 6 月 9 日記者會後、涉眾籌的帖文,問及字眼有「#光復議會」、「#對抗暴政」,意思為何。趙家賢一度表示,「抱歉法官閣下,我要認錯,我無做好謹慎責任嘅角色」,審視職員的草擬帖文。

至於兩字眼,趙指「光復議會」即若民主派能在議會過半,「能夠光復到,咁就可以實行到民主派一啲嘅政策倡議」;「對抗暴政」即當時支持民主的民間社會,覺得受到「好強大嘅政治打壓…當然就係講現有政權」。

戴耀廷退出初選稱「爭取休息時間」
趙:事前「完全無收到任何訊息」

萬德豪展示戴耀廷 2020 年 7 月 16 日在 Facebook 發布的退出初選帖文,並引述最後一段:

因過去幾個月的勞累,我希望在未來的一段日子,爭取多一些休息時間,也可以更專注於學術的工作。當然,我不是甚麼也不再做,我必會與所有認同民主普選的香港人走在一起,在各自的位置,為達成這目標,繼續努力,直至民主普選臨到香港。

萬問,戴耀廷發帖前,趙家賢知否戴想要更多時間休息?趙答,「完全無收到任何訊息」。萬再問,戴發帖後,趙有否與戴討論「35+」去向?趙答,約一周或之後,戴有問他立法會官方選舉投票日前的民意調查,「(趙)仲畀唔畀到錢鍾庭耀去做㗎?」而他稱當時答,「民主動力」已退出初選,不會再付款。

稱戴耀廷要求「民動」發起眾籌
並擬撥百萬予香港民研建投票系統

趙家賢解釋民意調查來由,指初選只是「排位賽」,其後要看民調支持度排名,看民主派團隊支持度高低,按形勢分配選票、決定派出團隊。而民調原計劃於官方選舉投票前一周公布。至官方提名期結束前,戴耀廷找他說,「話香港民意研究所佢哋會搵到資源,之後會做」。

法官陳慶偉問趙,戴是否沒有提及若「35+」計劃終止後,「香港民研」有何事要做。趙答,「我無再仔細問到」。陳再追問,先前趙供稱,「民動」為初選眾籌所得款項,部分會給予「香港民研」,但未有說明目的。

趙答,待民主陣營當選議員入立法會、處理財政預算案之時,「佢(戴)會認為傳統民主派喺財政預算案投反對會有顧慮」,故戴當時希望把眾籌所得的 80 至 100 萬元給香港民研,研發一套民間投票系統。

據趙庭上所指,眾籌由戴耀廷要求民主動力發起,並計算初選約需 300 至 400 萬元開支,最終籌得約 340 餘萬元,存入「民主動力」戶口。

法官問及「確認書」內容

法官李運騰一度問,本土抗爭派多次提及的「確認書」為何物。趙答,是要參選人簽署聲明,條款涉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政府等,並稱「在 2019 年後的立法會選舉開始出現」。

翻查報道,「確認書」最早出現於 2016 年立法會選舉。選舉委員會當時指,留意到該期社會上有意見關注參選人是否已充分明白《基本法》內容,尤其第 1、12、159(4) 條,遂擬備確認書供選舉主任使用。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所有報道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全部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