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法官金貝理准販毒案永久終止聆訊 律政司上訴得直 終院:錯誤批准、侵犯陪審團功能

法官金貝利准販毒案永久終止聆訊 律政司上訴得直 終院:錯誤批准、侵犯陪審團功能

分享:

高院原訟庭法官金貝理 2021 年 12 月審理一宗機場販毒案時,自行要求召開「案中案」,處理擬為「承認事實」的 WhatsApp 紀錄,她裁定不可呈堂。外籍男被告以此為由、認為審訊不公,提出「永久終止聆訊」,金貝理最終批准申請,並批准被告保釋離港,他至今仍未回港。

律政司不服決定上訴,終院周一(14 日)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發還重審,並下令撤銷被告的「永久終止聆訊」及保釋命令,高院原訟庭可發出拘捕令。

終院判詞指,WhatsApp 紀錄不受爭議,然而金貝理裁定不可呈堂,是侵犯陪審團的功能。終院又指,她錯誤批准永久終止聆訊,批准被告離港亦屬不當,因一旦律政司上訴得直,便無法對被告繼續起訴,這樣會使「公義受挫」,不符合公眾利益。

金貝理法官上月亦被上訴庭批評,處理另外兩宗機場販毒案時僭越陪審團的功能。
案情指被告乘搭飛機抵港
被海關發現藏逾 3,000 克可卡因

外籍被告 Milne John 原被控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案情指他於 2019 年 9 月 10 日,從巴西乘搭飛機經瑞士抵港,在香港國際機場被海關職員截停。職員從其兩個手提行李箱發現 3,312 克可卡因,估值 497 萬港元。

被告警誡下稱,一名叫「Jimmy」的人着他去巴西,然後將行李箱帶到瑞士蘇黎世,再到香港,屆時有人會在酒店與他聯絡。

被告在錄影會面表示,他在網上認識一名叫「Yolanda」的女子,兩人成為情侶,對方叫被告從巴西取得機密文件,這樣她就可以從其曾祖父身上獲得 1,000 萬美元遺產。

被告表示,行李箱由「Jimmy」及「Anthony」提供,他曾將從行李箱從巴西帶到倫敦,當時是第二次,完成後可獲得 2,500 美元報酬。他表示不知道行李箱內的是毒品,亦從未見過「Yolanda」、「Jimmy」及「Anthony」,僅透過 WhatsApp 及電郵與 3 人聯絡。

WhatsApp 紀錄原為承認事實
金貝理自行召「案中案」裁毋須呈堂

案件於 2021 年 12 月 16 日開審,由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金貝理(Justice Audrey CAMPBELL-MOFFAT)審理。就被告電話的 WhatsApp 紀錄,控辯雙方原打算以「承認事實」處理,金貝理自行提出審視紀錄的呈堂性,並召開「案中案」處理。

翌日,金貝理認為,海關人員不當處理被告的手提電話,裁定 WhatsApp 紀錄毋須呈堂。其後控方準備的承認事實,刪去相關證據。

被告申永久終止聆訊獲批
律政司向終審提上訴

被告申請「永久終止聆訊」,指因「案中案」的裁決,他未能以 WhatsApp 紀錄證明自己不知情,無法獲得公平審訊。2022 年 3 月 14 日,法官金貝理批准被告申請。3 月 18 日,控方表示就金貝理的決定提出上訴,她同日批准被告離港。被告最終於 3 月 20 日離港。

上訴案件在 2022 年 10 月 26 日開庭聆訊,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霍兆剛、常任法官林文瀚、非常任法官司徒敬及非常任法官廖柏嘉勳爵審理,爭議點包括:控方可否質疑「案中案」裁決;「案中案」裁決是否錯誤;主審法官批准「永久終止聆訊」是否錯誤;主審法官處理保釋是否錯誤。

終院指控辯從沒爭議紀錄真確性
批金貝理侵犯陪審團功能

終院頒判詞指,雖然「案中案」裁決是一項非正審決定,但其是主審法官批准「永久終止聆訊」申請的基礎,亦是本次上訴爭議的一部分,認為控方可以質疑「案中案」裁決。

就「案中案」裁決是否錯誤,終院認為金貝理錯誤地假設控辯雙方提出 WhatsApp 紀錄的目的,是證明相關通訊內容是真確;但事實上,控辯雙方依賴 WhatsApp 紀錄,只是為了顯示被告曾收取涉案訊息。

終院指,WhatsApp 紀錄與被告是否對毒品知情有關,惟金貝理將紀錄的呈堂性,與比重及可靠性混淆,又指控辯雙方從沒爭議其真確性,因此 WhatsApp 紀錄理應成為呈堂證據,並認為金貝理侵犯(trespass)陪審團的功能。

終院:永久終止聆訊是非常特殊過程

就法官批准「永久終止聆訊」是否錯誤,終院強調「永久終止聆訊」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過程」(highly exceptional course),因只有在非常不尋常的情況下,法院才會認為被告不可能獲得公平審訊,因此其一般會視為「最後手段」以終止審訊(It is only in very unusual circumstances that a court will conclude that a fair trial is impossible and thus, as a last resort, abort the trial)。

終院指錯誤批准永久終止聆訊
不當批准被告離港 使公義受挫

終院續指,若不是金貝理錯誤裁定 WhatsApp 紀錄不可呈堂,被告就沒有理由申請「永久終止聆訊」,審訊將繼續進行,而被告是否知道其行李箱有毒品的議題,將交由陪審團決定。

終院裁定,金貝理批准「永久終止聆訊」時,將錯誤及不相關的因素納入考慮範圍中,錯誤行使酌情權,頒下撤銷「永久終止聆訊」的命令。

就主審法官處理保釋是否錯誤,終院指在沒有出現重大改變的情況下,批准被告保釋、離港是不當做法,因被告不在司法管轄區,將令控方在上訴得直時,無法對被告繼續起訴,實際上令上訴變得無效。

終院形容,這樣會使「公義受挫」(justice will have been frustrated),亦不符合公眾利益。

金貝理於兩販毒案裁表證不成立
上訴庭批犯錯致嚴重司法不公

金貝理早前亦被上訴庭批評犯錯,僭越陪審團的功能。她於 2021 年審理另外兩宗機場販毒案時,裁定表證不成立,引起陪審團質疑。

上訴庭 10 月頒判詞指,金貝理僭越陪審員的功能,認為是否接納證供,「是陪審員的事情,不是法官的事情」,又指其導致嚴重司法不公,損害了法官的地位和尊嚴,以及市民對法治的信心。

FACC2/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所有報道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全部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